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湯聿那天帶著冰激凌回去以后,就像司承佑說的那樣,家里有人在期待他回家。

  看到他的冰激凌,母親笑的很開心:“這是給弟弟妹妹帶的?”

  湯聿看著母親的笑臉,點了點頭:“嗯。”

  那天,不光是母親,就連那兩個小變態,也笑的很開心。

  湯聿突然發現,司承佑在別的地方不太行,但在哄人這件事上,出的主意確實沒法說。

  他決定,以后自己回家,都給家里人帶點東西回來。

  在吃飯的時候,湯聿看著面前兩個還沒有長開的小孩,想起了記憶里他們找上自己時,說的第一句話:“你怎么還活著,居然沒有死?”

  于是,他親手殺了他在這世界上的最后兩個人親人。

  那這一次呢?

  “你們,恨我嗎?”湯聿突然問。

  飯桌上一共四個人,聽到這個問題,除了湯聿以外的另外三個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停下了手中吃飯的動作,愣在原地。

  湯聿的母親最先反應過來,她眸中很是愧疚,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是媽媽對不起你們。”

  湯聿自覺說錯了話,趕緊補救:“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今天和同事一起看了一場電影,很有感觸。”

  “什么電影,好看嗎?”湯聿的媽媽很容易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湯聿點頭:“嗯,好看,但聽說結局很讓人難過。我沒有看完,想著你們還在等我,就回來了。”

  “啊,我們沒關系的,下次你和同事一起玩不用顧忌我們。”湯聿的媽媽開啟了嘮叨模式,告訴湯聿和別人相處不可以太任性。

  湯聿靜靜地聽著,偶爾應一聲,卻也覺得眼前的迷霧豁然開朗。

  他要追尋的東西,其實已經在他的身邊了。

  晚上湯聿準備回臥室睡覺的時候,還得到了一個他沒預料到的驚喜。

  家里的兩個小屁孩在他的臥室等他,一看見他就湊了上來,鞠躬90度道歉:“哥哥,對不起。”

  那嗓門的洪亮程度,態度的端正程度,姿勢的嚴謹程度,讓人一看就……覺得很不簡單,很有精神。

  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誰教的。

  這兩個問題兒童,也就只送到過沈家進行改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