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慕容容微微側頭,就看到葉世崢眼里對她滿滿的擔憂,只覺得心里一暖。

  “爸爸,我會幸福的。”

  葉世崢嘆息一聲,也不知道再說什么好。

  他這個女兒總是過分的懂事,讓人心疼。

  偏偏這一次的事情牽扯甚廣,他也不知道怎么辦?

  長長的紅毯很快就走完了。

  幾個人一起走上主席臺。

  葉世崢看著站在紅毯盡頭的秦夜寒鄭重的說道:“秦夜寒,今天我就把我的掌上明珠,我最珍愛的女兒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善待她。”

  秦夜寒還聽到葉世崢的話,微微的勾起薄唇,淡淡的說道:“伯父,你這是叮嚀還是警告?”

  葉世崢的眉頭微微蹙起來:“秦夜寒,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我秦夜寒今天要娶的是妻子,并不是祖宗。既然你們葉家這么強勢,這婚不結也罷。”

  聽到秦夜寒的話,一時間現場一片嘩然。

  秦夜寒這是什么意思?他要悔婚嗎?

  怕不是瘋了?

  葉世崢的眉頭擰成一個疙瘩:“秦夜寒有話我們私下再說,現在是你和容容的婚禮,你說這樣的話太不妥當了。”

  “我不妥當的只有現在的話嗎?那挺可惜的,看來伯父絲毫不了解我,你要是了解我的話,應該知道我現在要做的是更不妥當的事。”

  秦夜寒的視線從眾位賓客中間一掃而過,而后落在慕容容的臉上:“說到我要悔婚了,我今天不娶慕容容了。”

  秦夜寒話音一落,就將胸口的新郎禮花拽了下來,隨手一扔,扔進人群之中。

  “這個女人你們誰愛娶誰就娶。”

  秦夜寒的話音一落影子就迫不及待的大聲喊道:“我要娶!不對,是我們家總裁要娶!”

  影子說完就使勁的推搡著身邊的男人催促他趕緊上。

  容九辭深吸了一口氣,捏著手中新郎的胸花,三兩步沖上了臺階兒,直接站到慕容容的身旁。

  秦夜寒看著站在一起的男女,不由嘖了一聲說道:“看來不用擔心接下來這段婚禮沒有新郎了。不過你們的婚禮我就不留下來參加了,想必你們也不愿意讓我參加。”

  秦夜寒說完之后將身上的外套甩在一旁,大步的向外走。

  “爹地!”

  一道稚嫩的聲音,忽然在他的身后想起來秦夜寒的腳步停下。

  就看到穿著白色蓬蓬裙帶著皇冠,打扮的玩著小仙子一般的安安。

  安安仰著萌萌的小臉,緊張的看著秦夜寒問道:“爹地你要去哪里?”

  秦夜寒回頭揉了揉女兒的頭發,說到:“記得昨天爹地跟你說的話嗎?”

  安安連忙點頭:“爹地我都記得。”

  “記得就好,乖小孩一向都很聽爹地的話,你是乖小孩嗎?”

  安安的小腦袋點的更加用力,說:“爹地,一一是乖孩子。”

  “那爹地就放心了。”秦夜寒說完之后大步的離開,這中間他連頭都沒有回一次。

  慕容容看著秦夜寒的身影消逝在門口,眼淚會流了下來。

  “別哭。”容九辭拿出手絹,輕輕的將他臉上的眼淚擦掉:“今天是我們的好日子,你要是哭就不漂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