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范成跟在陸寒身后,看著他身邊的趙神通一路平推,將幾十名黑龍會會眾打翻在地,不由汗透衣衫。

“我說,兄弟,我是來辦事的,不是來找死的啊!”范成急哭了。

陸寒微笑:“你要是想辦事,就跟緊我!”

此刻,趙神通把門外的安保人員連帶大門一起擊飛。

陸寒嘲諷一句劉凌,邁步走進去。

“你是什么人?敢到黑龍會鬧事?”

“還真有不怕死的!”

“劉公子,拿下他!”

客人們紛紛起身鼓噪。

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黑龍會三位會首霍然站起,自動站成一排。

另一邊,范成也瑟瑟發抖。

“死定了,死定了,得罪了黑龍會死定了!”范成嘟囔著,哭了出來。

“噗通!”

“噗通!”

“噗通!”

在一大群參與壽宴的客商面前,在一大群未能進入主廳賀壽的客人眼前,在黑龍會眾多會眾的注視下,三位威風凜凜的會首面對陸寒齊刷刷單膝跪地。

“劉凌,參見主人!”

“李末,參見主人!”

“劉紅魚,參見主人!”

賀壽賓客們目瞪口呆。

黑龍會眾們瞠目結舌。

范成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

陸寒扭頭看著他,淡淡一笑:“我就是那個叫什么寒的天龍會少主。我全名陸寒,龍蛇起陸的陸,雁渡寒潭的寒。”

“陸……寒……”范成張著嘴,愣是說不出一個完整的詞兒。

“所以我說你的事兒我能給你辦妥,這回相信了吧?”陸寒拍拍范成的肩膀,當做剛才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淡淡對劉凌道,“這位范先生是我的朋友,他好像租了你們黑龍會的物業,給我個面子,租金別漲了。”

劉凌渾身汗透,大聲道:“主人,屬下免去這位……范先生的房租,他是您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

“怎么樣?”陸寒朝范成咧嘴一笑。

“多……多謝……多謝……少主。”范成的舌頭都發麻了。

誰能想到,在門口隨隨便便遇到的人,竟然黑龍會老大的老大,真正大人物。

陸寒給自己找了一個干凈杯子,倒好酒,走到劉凌面前。

“劉凌,我們相識一場是緣分。今天你做壽,我敬你一杯。”陸寒聲音清朗,一字一句,就連劉家莊園門口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劉凌、劉紅魚和李末,心中同時一震。

“主人,劉凌不敢!”劉凌嚇得又跪下了。

陸寒冷冷道:“怎么?我的面子也不給了?”

賓客們也發現有點不對,幾名商人悄悄起身準備溜之大吉。

趙神通卻拎著他們的衣領,摁回座位里,冷冷道:“師尊辦事,誰都不準走!”

強大的氣場讓在場眾人瞬間陷入冰窖,偌大的主廳,接近一百位客人,全部安靜如雞。

“主人……劉凌不該在主人回城的時候做壽,應該第一時間拜見主人,是劉凌錯了。”劉凌額頭觸地,大聲認錯。

“主人,李末錯了,守衛不認識主人,李末教導無方。”

“主人,紅魚也錯了!”劉紅魚吭哧半天,卻不知道自己的切入角度是啥,尬在原地。

要說怕,他們肯定是害怕陸寒的,思來想去,應該就是沒有及時拜見他的緣故。

“你們確實錯了,但錯的原因沒說對,陸某不會因為這些繁文縟節就責怪你。”陸寒目光森寒,“我再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仔細想,錯在哪里。”

劉凌還好說,劉紅魚和李末是為他出過力的,陸寒不想趕盡殺絕,所以才給他們留出一線希望。

劉凌等三人面面相覷,絞盡腦汁,到底是哪里出問題?

平日里確實和普通百姓有摩擦,但都比較收斂,一般給予對方強大壓力讓他們知難而退,都夠不上陸寒嚴肅的語氣。

“主人,屬下……愚鈍,請主人明示!”劉凌沒招了。

陸寒瞇起眼睛:“讓我明示?”

“是,請主人明示。”劉凌認真想,還是不得要領。

“好吧。”陸寒冷冷一笑,“你們幾個成立黑龍會我沒意見,但是……有沒有殘害百姓?”

嘶……

這個問題一出口,黑龍會三位會首像是觸電一樣。

怎么就問道殘害百姓上了?

“沒有!”劉凌斬釘截鐵,“主人,屬下一直約束家族成員,也約束自己,絕不會做出對百姓不利的事,情主人明察。”

“主人,李末以前橫行霸道,但在歸附主人之后,謹言慎行。”李末認真道。

“主人,紅魚只經營生意,沒有做出傷天害理之事,請主人明鑒。”

三位會首同聲否認。

來參加壽宴的客人們都悄悄交換眼色,沒那么簡單啊……這位可是暫代城守的天龍少主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既然這么問了,一定有原因。

“你們確定?”陸寒陰火漸漸升起。

三位會首對視一眼,同時點頭:“確定!”

陸寒徹底無語,大吼一聲:“老宗!”

一團黑影帶著沉重的風聲,由遠及近,霍然沖進主廳,落在地上。

“啊!”

所有賓客大驚失色,黑影竟然是一口棺材,宗濤也扶著孫欣然的父親走進正廳。

劉凌李末和劉紅魚眼睛驟然瞪大。

陸寒一腳踢開棺材板。

兩具身穿喜服的尸體并排在棺木里,還保持著之前的樣子,當場就有女賓客嚇得哇哇大哭。

“那不是……劉沖少爺?”賓客中有人驚呼,“這……配冥婚?”

“不對,你們看那女人,分明是……”有位賓客喊了一半,戛然而止。

但是他沒說出來的話,大家都明白。

分明是……活埋。

孫欣然怒睜的雙眼、箕張的十指,痛苦的表情,殘留的血跡……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女人死前有多么痛苦。

大家瞬間望向劉凌。

陸寒也冷冷望著他。

突然,劉凌尖叫起來:“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弟弟的墳墓里會有女人?為什么他們會穿著喜服?誰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說完,劉凌朝陸寒大吼:“主人,屬下對這件事一無所知啊!”

眾位賓客表情極為精彩。

李末和劉紅魚沉默不語。

孫欣然的父親目瞪口呆。

不知道?

怎么可能!

劉凌這是鐵了心不認了。

“好吧……”陸寒眼底閃過一抹失望和不屑,冷笑道,“既然不知道,那我就問問當事人。”

“孫欣然,如果害你的人就在現場,指出來,給我看!”陸寒舌綻春雷,聲音在主廳炸響。

下一秒,棺材里的女尸,直挺挺得站了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