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啊!”

“詐尸啦!”

“救命啊!”

主廳內瞬間鬧成一片,賓客們如沒頭蒼蠅一樣亂撞,杯盤碗碟稀里嘩啦摔成一片狼藉。

但是趙神通和宗濤兩位天人高手氣勢大開,直接封住了主廳大門,任賓客們怎么亂撞也出不去,而死不瞑目的孫欣然腳不沾地朝劉凌抓去。

李末和劉紅魚已經嚇到不能動彈了。

劉凌慘叫一聲,癱在地上,渾身劇烈顫抖,哀嚎著:“不要找我,不要找我……我只是聽了……風水先生的建議……我錯了!我不該活埋了你,我錯了……饒了我吧!”

劉凌額頭磕在地上,抖若篩糠。

“噗通!”

劉凌霍然抬頭,孫欣然倒在地板上。

“劉凌,你還有什么話說?”陸寒冷冷道。

劉凌面色慘白,不知所措,顫抖道:“主人……我……”

“劉家,云城豪門啊。”陸寒語氣中充滿諷刺,“所以,劉家子弟死了,都要用活人來配冥婚?”

最后一句話,陸寒幾乎吼出來。

全場安靜如雞。

在座的賓客里商人居多,無商不奸就是他們的天花板,至于活埋配冥婚是真沒干過,想都不敢想。

沒想到,黑龍會的會首竟然真能干出來。

眾人脊背一陣發涼。

“主人,請……請聽屬下解釋!”劉凌磕磕絆絆,腦子急速運轉,但是很快就發現徒勞無功,剛才在孫欣然尸體的暴起之下,他吐露真實情況,已經無可挽回了。

陸寒將視線落在李末和劉紅魚臉上。

“兩位……”陸寒陰笑著。

“主人,李末知錯。”

“主人,紅魚也知錯了。”

兩人嚇得淚流滿面。

陸寒想要殺死他們,只需要抬抬手指。

“活埋的時候,你們在現場么?”陸寒冷冷道。

“屬下在。”李末雙眼呆滯,有種不想活的即視感。

“紅魚,你呢?”

“屬下……也在。”劉紅魚痛苦得閉上眼睛。

“為何不阻止?”陸寒疾言厲色道。

李末和劉紅魚對視一眼,都低下了頭,無話可說。

“我知道原因。”陸寒冷笑道,“你們未把孫欣然當人,不愿意為了這條人命去得罪劉凌,畢竟你們三個人在一起組成黑龍會是要賺錢打地盤的,對么?”

李末和劉紅魚依舊沉默。

“主人,我愿意付出代價,換取女生家屬的原諒。”劉凌砰砰磕頭,哀嚎不止。

“主人,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盡力補償。”李末和劉紅魚也同時哀求起來。

陸寒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淡淡道:“我說要敬酒,劉紅魚!李末!”

“屬下在!”倆人齊聲道。

“我們先喝一杯。”

良久,劉紅魚慘笑道:“一失足成千古恨!”

她起身給自己倒滿一杯酒,朝李末和劉凌吼道:“主人面前,你們還心存僥幸么?”

李末身體一震,頹然搖頭,也倒滿一杯酒,站在劉紅魚一側,喟然一嘆:“當年我和主人不打不相識,主人讓我的路越走越寬,可惜,我自己又走窄了。”

劉凌自知絕無幸理,行尸走肉般給自己倒滿一杯酒,對李末劉紅魚道:“我做錯了事,卻牽扯兩位,抱歉了。”

三人對視,盡皆無語。

“還有什么想說的?”

陸寒冷然道。

劉紅魚苦笑搖頭:“家里人早就死沒了,我十幾歲就出來混社會,混到今天還是一無所有,就這么走也挺好的,我應該賠那姑娘一條命的。”

說完,她大大方方和陸寒碰杯,將酒一飲而盡,然后不停抹著眼淚。

李末慘笑道:“主人,李末該死。”

一碰,一飲。

李末不再說話。

“劉紅魚,李末,你們起于微末,卻在地位漸高之后失去了最起碼的敬畏和同情心。”陸寒冷冷道,“我不殺你們,明天你們兩人就去兩界山和扶桑人作戰!”

“屬下遵命!”劉紅魚垂淚,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是!主人!”李末烈酒入喉,心似火燒。

“你們入了兩界山,就不再是我的下屬,而是我的戰友。”陸寒淡淡道,“生死有命,你們保重。如果臨陣逃脫,陸某天涯海角也會親自追殺。”

“是!”

劉紅魚李末同時應道。

輪到劉凌,他胸口劇烈起伏,忽然道:“主人,我……”

“劉凌,你觸犯我五殺規矩,罪無可恕。”陸寒舉杯,“喝一杯送行酒,我允你自己挑選墓地!”

“我……”劉凌緩緩開口,身體卻突然啟動,朝門外狂奔。

這一動作出乎眾人意料。

但是劉凌剛剛跑到主廳外的寬敞位置就無法前行了。

陸寒,站在他身邊,氣定神閑。

但劉凌就是動不了,身體仿佛被一條完全透明的繩索捆綁。

劉凌知道自己跑不了,可是死到臨頭他總要試一試,一試才知道確實跑不了。

“劉凌,既然你選擇莊園前院作為你的埋骨之地,那我就成全你!”陸寒將杯中酒傾瀉到地面。

下一刻,他的身體陡然彈上半空三十多米的高處。

“啊!”

賓客們齊聲驚呼,眼睜睜看著陸寒帶著沉悶的風壓聲響轟然落地。

這一秒,地動山搖,塵埃四起,眾人不由自主扭開臉。

直到塵埃散盡,大家才驚愕得發現,陸寒落腳的位置,竟然出現了一個深達三四米的凹坑,陸寒站在凹坑中間仰頭望天,縱身一躍,輕松回到地面。

也就是說,這凹坑就是陸寒一擊之威。

竟然如此恐怖!

不愧是天龍少主,城守大人。

“劉凌,你活埋孫欣然的時候可想到會有如此報應?”陸寒目光飄向遠方天際,語氣淡漠無比。

“我不服!”劉凌無法動彈,咬牙切齒道,“劉家也是云城豪門,只是配個冥婚,活埋個人,這又算得了什么?”

陸寒面容冷峻:“真是不可救藥!”

“陸寒,你有什么了不起? 你只是運氣比我好罷了!”劉凌嘶聲大吼,“什么狗屁少主,還不是仗勢欺人?”

陸寒抬腳把他踢進凹坑內,居高臨下一字一句:“劉凌,好好體會一下欣然死前的痛苦吧……下輩子,做個好人。”

接著,陸寒發動靈氣,地面再次震動。

凹坑四周的土壤和碎石,快速向凹坑內匯聚,劉凌大聲求饒、咒罵,陸寒充耳不聞,很快劉凌就被徹底掩埋。

三四米的凹坑在眾人眼前變成平地,將配冥婚惡事的始作俑者劉凌鎮壓在地下,永世不得超生。

陸寒回頭朗聲道:“劉凌戕害百姓,殺!即便是陸某心腹,也絕不會偏袒,希望各位引以為戒。”

全場,鴉雀無聲。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