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陸寒緩緩走向孫欣然的尸身,蹲下身道:“欣然,我替你討回公道了,你安心去吧。”

“呼……”

一陣微風穿堂而過,孫欣然的眼瞼奇跡般緩緩閉合。

她的父親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賓客們齊齊打了一個哆嗦。

所謂:子不語怪力亂神。

但這種事真正發生在眼前,他們還是恐懼多于敬畏,難道人死后依然有靈?

“你們看……”有賓客大著膽子指著孫欣然的尸體低呼。

眾人這才發現,孫欣然的尸體竟然慢慢變得柔軟,一直張開的十指,支起的雙臂,也都慢慢恢復原樣,她的肌膚也在快速腐敗,很快正廳中就彌漫著令人作嘔的尸臭。

陸寒用靈氣貫穿她的身體,操控她去嚇唬劉凌,逼迫對方當場說出真相。

抽回靈氣之后,受到滋養的尸體無法再承受污穢空氣得浸染,腐敗就陡然加速。

孫欣然的父親哭都2撕心裂肺,直到殯葬車過來將兩具尸體拉走才算結束,陸寒讓吳遺策率隊過來清查黑龍會全部資產,等清產完畢將這批資產歸于云城官府管轄,由私有變公有。

劉家和李家占據的祖墳山頭全部清退,限時遷回原籍,山頭重新開放,誰若敢再次將山頭據為己有,按大夏國律法查辦。

很快,黑龍會三大會首,一人被活埋,兩人被迫去兩界山和扶桑人戰斗的事情就通過各種群聊和朋友圈在云城快速散布。

本來還對陸寒存疑的人聽說他親手活埋屬下,所有質疑煙消云散。

一天之內,陸寒擊殺劉金勇,雷劈阮天明,活埋劉凌……黑白兩道大人物被他如螞蟻般碾死,云城上下噤若寒蟬。

連夜場里賣各種違禁物的販子和晚上炸街的鬼火少年都不見蹤影。

劉金勇到來之后的烏煙瘴氣,被陸寒一掃而空。

天龍商會以聘用的名義,從天龍會調來大批好手,協同巡防局人員巡梭在云城大街小巷,震懾各種趁火打劫之輩。

一時間,云城雖不敢說夜不閉戶,最起碼也是海清河晏。

民眾私下里紛紛稱贊陸寒鐵腕治城,不徇私,不枉法。

有人覺得陸寒殺心太重,但最后也不得不承認陸寒的做法大快人心的同時效果極佳,換成第二種方式必然不會達成同樣結果。

夜晚金,河濱公館小區外,車內的李妙妃坐立不安。

陸寒的所作所為,她都看在眼里,她打心眼里佩服這個男人。

魚肉百姓的城守,殺。

助紂為虐的副城守,殺。

戕害百姓的下屬,依舊是殺。

每一個能分清善惡的人,都會被陸寒震動著,李妙妃也不例外。與他的雷霆手腕相比,陸寒對她的色色,對她的死纏爛打,甚至是在她并非完全情愿的前提下的“侵犯”,都變得沒那么重要。

這也讓李妙妃深刻的意識到——想要做大事,得有大能力。

陸寒有,所以所向披靡。

她沒有,所以步步荊棘。

“雙修……雙修……”李妙妃咬咬牙,“便宜那個壞家伙了。”

想到自己之前以沒做好心理準備為由對陸寒義正辭嚴得拒絕,現在卻有點兒把持不住自己,主動送上門,李妙妃就覺得臉在發燒。

腦海中,再次閃過陸寒在市民廣場拍案而起的風采。

那一句“我的規矩才是規矩”讓她差點兒道心失守,恨不得撲在陸寒懷中任他憐愛……他對外霸氣四射,對自己卻賤兮兮,說明心中有自己。

“罷了,雙修就雙修,反正我已經是他的女人,難道還能嫁給別人不成?”矜持萬分的李妙妃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下車走向河濱公館。

今晚,她做好了獻出自己的準備。

和以前不同,這一次她心甘情愿。

盡管矜持,盡管羞澀,但很勇敢。

追求自己喜歡的男人有什么錯?

通過門衛的門禁系統,李妙妃見到了陸衛國。

“妙妃啊,快進來啊……”陸衛國接著就要開門。

“叔叔……那個,陸寒在家么?”李妙妃心臟狂跳,美絕人寰的臉似乎在燃燒,“我有些修煉上的問題想找他解惑。”

李妙妃啊李妙妃,你竟然也有主動獻身的一天?

“小寒在家呢。”陸衛國按開么門,同時笑道,“你們女娃子一個個都很刻苦啊,剛才還有一位東方小姐來找小寒,也是討論修行問題呢。”

“嗯?”

李妙妃當時就想回頭走人,但轉念一想,憑什么?

老娘是陸寒師父親自定下的徒弟媳婦,就算陸寒娶一百個她李妙妃也是正宮,憑什么向東方聞櫻退讓?

“那叔叔,我正好和他們一起討論!”李妙妃心態改變,決定主動爭取有利位置,昂首挺胸進入小區,朝一號院走去。

……

同一時間,陸寒房中,他和東方聞櫻正忘情得擁吻在一起。

東方聞櫻不是李妙妃那種豪門大小姐,才沒有那么多矜持害羞。

省守壽宴結束,東方就回了云城,今天陸寒連續兩次雷霆迅音昭告全城的時候東方聞櫻就坐不住了,相思的苦只有她知道。

于是,晚飯結束她就“不顧廉恥”的主動送上門。

想要的只是陸寒的狂暴溫柔。

衣服一件件減少,東方聞櫻身上只剩下鏤空花紋的性感內衣。

“寒……要我!”東方聞櫻下意識得搖晃著豐臀,媚眼如絲,等待陸寒的采擷。

陸寒嘿嘿怪笑著:“小寶貝,我來了……嗯?”

“怎么了?”東方聞櫻呢喃道。

“有高手……”陸寒霍然抬頭,眼中精芒爆射,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如破竹得快速撿起東方聞櫻的衣物,塞進她手里后推她進入浴室,整個過程耗時不到三秒,堪稱驚世駭俗。

“我不讓你出來,千萬別出來!”陸寒滿臉凝重得叮囑。

“好!”東方聞櫻不知所措,只能用力點頭。

陸寒關上門,一個箭步沖到桌子旁,抓起一本書打開,輕聲誦讀起來:“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吱嘎……”

窗戶打開,徐霓裳的笑臉出現。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