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此刻的徐霓裳,煙波如水,面色暈紅,分明已經動情。

她兩條大長腿先邁進屋里,陸寒看了她一眼,讀經的聲音微微顫抖起來:“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經書,掉在地上。

眼前的徐霓裳,一襲超短裙,上身是貼身小短袖衫,兩條白皙的手臂和白皙的大腿毫不遮掩得展示給陸寒,一如當年校園初見時的驚艷。

色怎么能是空呢?

陸寒深呼吸,立刻沖上去堵住徐霓裳的嘴。

徐霓裳反手抱住陸寒,拼命索取。

足足吻了半分鐘,倆人才分開。

嘴唇之間都拉絲了。

“你回云城也不告訴我,我去問過才知道你回來了。”徐霓裳噘著嘴,滿臉委屈低聲道,“我就是想你了,在泉南市也沒機會見你,所以回來看看你。”

徐霓裳主動跨坐在陸寒的腿上,在他耳邊呢喃道:“我里面沒穿呦……要我。”

“轟!”

陸寒的頭炸了。

全身的血液沸騰了。

窗臺上的的一束花莖竟然奇跡般的直了起來。

送上門的東方聞櫻還沒來得及吃,徐霓裳竟然千里迢迢跟隨自己的腳步回了云城然后……送上門來給自己吃。

不吃,他還是個男人么?

可是洗手間里還有一個東方怨婦。

“還猶豫什么啊,難道要我主動么?”徐霓裳幽怨得瞪了陸寒一眼。

我的老天爺啊,陸寒心中哀嚎。

“那個……”陸寒吞了一口唾沫,壓低聲音道,“我們去浴室。”

說完,他略顯慌張得將徐霓裳從腿上推下去,悶頭就想去臥室對面的大浴室,他和徐霓裳曾經在那里發生過難忘的回憶。

但是徐霓裳卻會錯了意。

她以為陸寒擔心被父母撞破的糗事再次發生,當然不能去對面,而是去屋里的浴室。

她可是內勁高手,雀躍著一步就邁到浴室門口,擰開門把手,走了進去。

陸寒猛然回頭,看到這一幕魂飛魄散。

完了,王見王了。

他沖進浴室,表情瞬間僵住。

只穿著內衣的東方聞櫻和只穿著外衣的徐霓裳面對面。

“咳咳……啊……這個……”陸寒絞盡腦汁,想要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案。

可是兩個女人的眼神都變了。

東方聞櫻略顯無措,但徐霓裳卻溫言道:“我知道,你是東方聞櫻。省守的壽宴上見過你,我也知道你是陸寒的女人,早知道你在這里,我就不來了,打擾了你們,抱歉哈。”

咦?

陸寒瞪大眼睛。

兩個女人相見,難道不該是修羅場么?

為什么玩起姐妹情了?

“徐小姐,我也知道你。”東方聞櫻訥訥道,“其實……我來找陸寒是……要問一些修煉的問題。”

陸寒捂著臉。

他知道東方是為了讓他不尷尬,讓自己也不尷尬,可拜托……徐霓裳真假也是個武者好么?

徐霓裳笑了,拉著東方聞櫻的手:“陸寒這個家伙是不是騙你跟他雙修?”

“啊?啊……是啊。”東方聞櫻聞言,茫然點點頭。

管徐霓裳說啥呢,自己說是就對了。

“這家伙可壞了,之前也騙我說雙修,結果就是要我身子。”徐霓裳臉頰緋紅,說話十分大膽,“但是能怎么辦呢?我都已經是他的人了,他說啥就是啥吧。”

“那是……意外。”陸寒急赤白臉得解釋,“我也不知道你在里面洗澡啊?”

“哼,你是天人之上的大高手,房子里有幾個人,都在干什么,你一清二楚,你就是欺負我!”徐霓裳白了陸寒一眼,“還雙修呢……反正我累個半死。”

“呃……”陸寒啞口無言。

東方聞櫻羞得滿臉通紅,但本身就膽大包天的她也漸漸放開,氣道:“誰說不是呢,我就是太想他了,所以才不要臉得送上門,結果他剛才一臉嚴肅說有高手……我還以為他會有危險,擔心死我了,結果是你。”

陸寒摸摸鼻子,那叫一個尷尬。

“我和你一樣,也是因為太想他,才送上門。”徐霓裳赧然道,“誰讓我們找了這個家伙呢,連見面聊天親熱都沒時間。”

陸寒心中涌起歉意,將兩個女人摟在懷里,柔聲道:“是我不好,每天瞎忙,冷落了你們。”

兩個女人一左一右,幾乎同時伸手掐住他腰部軟肉。

“你還知道啊!”徐霓裳埋怨道。

“我走了。”東方聞櫻輕輕掙脫陸寒溫暖的懷抱,用極大的勇氣說道。

“算了,還是我回去吧。”徐霓裳苦笑,“東方先來的,我才不該做煞風景的人。”

“徐小姐,你留下吧。”東方聞櫻還在推讓。

陸寒卻蠻橫得將兩個人死死抱住:“誰都不準走,成年人,都要!”

“要死啦你!”徐霓裳氣得一拳打在他肩膀上,“你不怕羞,東方姑娘還怕羞呢?”

“我不怕!”東方聞櫻的回答讓兩人愕然。

“徐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么?”

我艸?

陸寒瞪大眼睛。

這是什么神轉折?

但是下一刻,他心中涌起虧欠。

東方聞櫻只是在為她自己找機會,陸寒女人這么多,下次陪她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所以東方聞櫻才放棄自尊。

徐霓裳咬著嘴唇,氣得又給了陸寒一拳:“你啊,欠了多少風流債。”

“對不起。”陸寒嘆息一聲。

“那……那就……一起試試?”徐霓裳的下一句話讓陸寒大喜過望。

“霓裳,真的?”陸寒抓住她柔弱無骨的手臂,大聲追問。

“你再問我就走了。”徐霓裳臉紅得都快燒起來了,“還不是太想了,要不然我……我也不會這么……不要自尊。”

陸寒興奮得幾乎跳起來,卻繃著臉道:“你們兩個不要亂想,我只是想和你們探討一下雙修的奧秘,正好前一陣子我將雙修功法升級了一下,三修也可以,今晚正好嘗試。”

兩個女人羞不可抑,差點兒落荒而逃。

這個死家伙,她們都把自尊踩在腳下了,他還在裝。

下一秒,陸寒動情得將兩女抱住,柔聲道:“去床上,我帶你們修煉。”

兩女將頭埋在陸寒肩窩,不敢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