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寬闊的大床足以容納三個人的胡鬧。

徐霓裳和東方聞櫻都明白,如果這件事發生,那么她們兩個就會自動成為一伙。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尤其是女人之間。

一個女生宿舍八名女生,最少兩人建一個群,按照組合方式最多能建兩百四十七個群。事實當然不會如此夸張,但陸寒有六位名正言順的未婚妻,東方聞櫻和徐霓裳是意外,加上眾人不知的舊情復燃的趙靜伊……拉幫結派幾乎是一定的。

所以,她們一定會全心服侍陸寒,讓他在她們身上獲得其他女人不能給予的快樂和享受。

但就在三人準備正式開始“修煉”的時候,陸寒再一次頓住了動作。

“怎么了?”徐霓裳和東方聞櫻一起問道。

“不好!”陸寒從床上蹦起來,“有殺氣!”

“你又來……”東方聞櫻的臉瞬間垮了。

但是陸寒再一次爆發出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如破竹的速度,將兩人脫下的衣物快速為她們穿好。

“去浴室?”徐霓裳苦著臉問道。

“不行,會穿幫,過來!”

陸寒拉著兩人坐在茶幾前,自己旋風般穿好衣服,坐在茶幾對面,從桌面下拉出一個小皮箱,打開……

一整副麻將牌散落在桌面上。

陸寒雙手一拍茶幾,所有麻將牌瞬間跳起。

他的雙手幻化出虛影,以肉眼幾乎無法捕捉的速度在空中來回抓取……

徐霓裳和東方聞櫻目瞪口呆得看著眼前一幕。

一秒、兩秒、三秒……麻將牌被擺成規規矩矩得四門。

四秒、五秒、六秒……霓裳和東方兩女面前的十三張牌也全都擺好,而且餅條萬外加風頭,分門別類清晰無比。

同時,東方聞櫻發現自己指間捏著一張二餅。

啥時候抓起來的牌?

她為什么不知道?

“二餅,吃!”

第七秒,陸寒用指頭彈掉東方指間的二餅,大大咧咧得放倒自己的一餅和三餅。色瞇瞇的表情瞬間收斂,取而代之的是古井無波,仿佛六根清凈的得道高僧。

東方聞櫻對他的面部肌肉控制大為佩服。

第八秒……

“嘭!”

門開了,渾身散發著強橫氣息的李妙妃走了進來。

仿佛一只搶奪領地的母獅。

陸寒面帶驚喜:“老婆,來的正好,我們三缺一。”

徐霓裳和東方聞櫻在悄悄松了一口氣之余也覺得命苦,李妙妃是正宮娘娘。她來了,難不成陸寒還能忽悠她一起“四修”?

一句“老婆”,讓東方聞櫻的嘴撅得能掛住航母上的阻攔索。

可是她沒辦法,誰讓李妙妃是陸寒三媒六聘的妻子呢。

“李小姐。”東方聞櫻主動打招呼。

李妙妃視線在她和徐霓裳身上掃過,微紅的脖頸,含水的雙瞳,加上臉上那一抹落寞,無不在說明一件事——三個人正準備進入正題,被她打斷了。

“你們在打麻將?”李妙妃視線掃過幾人,語帶疑惑。

陸衛國只說東方來了,但是可沒提徐霓裳,那么徐小姐一定是“不走尋常路”進來的。

李妙妃一陣氣苦。

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主動把自己送上門,沒想到陸寒房間里已經有了兩位美女,自己也太不值錢了。

“對,打麻將,一起啊老婆。”陸寒朝李妙妃做出“齜牙”的表情。

說實話,他沒有想到李妙妃會出現。

所以在她出現的那一剎那,陸寒有些懊悔,夜晚對方主動上門,能為了啥?

自己真是耽誤了大事。

“我累了,不想打了。”徐霓裳笑著起身,“陸寒,改天再來找你玩,好好陪陪妙妃。對了,妙妃,有空把夢妍和瀟瀟約出來,咱們還跟省守壽宴一樣,湊一桌麻將,走啦。”

說完,徐霓裳推開窗子,小心翼翼得上了窗臺,生怕被李妙妃看出自己空空如也。

“嗖!”

衣袂風響,徐霓裳離開河濱公館。

東方聞櫻也起身道:“那我也走了,改天再來跟你學習。”

她朝李妙妃微微一笑,貼著墻根溜了出去。

陸寒做出無奈表情,把手里的牌一推:“不玩了,老婆,你找我干嘛?”

“我是不是耽誤你雙飛了?”李妙妃似笑非笑問道。

“你在說什么?”陸寒一臉愕然,“東方和霓裳都是向我討教功法。”

李妙妃也不揭穿他,畢竟那兩位女子也是陸寒的人,看她到來主動退讓,算是給足了她面子,她要是窮追猛打,反而顯得有些不夠大度。

“行了,不要騙我了,我又沒說啥。”李妙妃嘆息一聲,“她們肯定也很想你,才主動過來找你,我要是早知道就給你們留空間了。”

可陸寒卻一本正經道:“老婆,這話說的……我們只是在打麻將。”

“哦……”李妙妃忍著笑點頭,“可是你爸說,東方小姐是來和你探討修煉方面話題的。”

“啊……”陸寒卡殼,瞬間接上,“不耽誤,就……先打麻將,然后探討,呵呵……”

“好吧。”李妙妃不再追問。

陸寒悄悄松了一口氣。

對誰,他都敢理直氣壯。

對李妙妃不行。

當時只有李妙妃勇敢站在他身邊。

“陸寒,我來找你是想討教一下雙修的事兒。”李妙妃臉色微紅,“不過我看你很忙,那就算了。”

“啊?”陸寒瞬間興奮,跳起來大聲問道,“老婆,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你當真是這么想的?”

哼,臭男人,老娘一試,你就現出原形了。

李妙妃淡然道:“當然,你說過雙修是正經的修煉途徑,和男女之事有本質區別。”

“對對對……我說過。”陸寒用力點頭,倆眼發光,看看清冷氣質的李妙妃,嘿嘿怪笑著,“老婆,既然你這么好學,我必須竭盡全力傳授給你功法。”

“我可丑話說在前頭。”李妙妃咬著嘴唇,羞澀道,“我就是正經學習雙修,你不能逗我。”

“不逗,我保證清心寡欲。”陸寒繃著臉,拍著胸脯道。

“那你不能色色,就……要很正經。”

“放心,遠離女色,從我做起。”陸寒眼中是星辰大海,這一刻嚴肅得仿佛哲學家。

李妙妃輕嘆一聲:“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請你……憐惜我,開始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