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陸寒深深吸了一口氣。

他盼望已久的日子終于到來了,他終于獲得了李妙妃的認可。

眼前的女人雖然和他有兩次肌膚之親,但始終無法全身心敞開與他享受魚水之歡,他在等李妙妃慢慢喜歡他,真正接納他。

如今,終于成功。

陸寒收斂了得意的笑容,一本正經道:“雙修行功,最后肯定要合為一體,所以我們最好把衣服都脫了。”

“嗯……”李妙妃呼吸忽然急促起來,“那……我自己脫。”

“不用,我來幫你。”陸寒眼中閃過一絲促狹。

雙修就是發生親密關系?

是也不是。

這么說吧,雙修需要保持親密接觸的狀態,但是除此之外,和發生親密關系完全不一樣,如果沉溺于肉體享受,那么雙修就永遠無法成功。

所以,雙修需要一個前提,男女雙方都要有極大的定力,能夠從肉體享受中抽身。

對陸寒和李妙妃這種只有兩次親密的情侶來說,很難。

陸寒輕輕撫上李妙妃的肩頭,她的胸膛起伏更加劇烈,人生第一次,要把自己心甘情愿得給一個男人,她終究有些緊張,前兩次陸寒的狂暴帶來的些許陰影又在腦海中浮現。

“你要是沒準備好,我可以再等。”陸寒敏銳得發現了李妙妃的不適。

“沒事,繼續。”李妙妃猶豫了一秒鐘不到,坦然說道。

衣服,一件件得減少。

李妙妃的體溫慢慢升高,室內的曖昧氣氛逐漸濃郁,陸寒也履行諾言,逐漸平心靜氣,摒除欲望和雜念,身體慢慢貼在一起。

在相互觸碰的那一剎那,李妙妃和陸寒同時輕呼。

李妙妃瞪大眼睛:“這……這是?”

陸寒驚喜:“你能感受到我的氣息,果然還是很有天分。”

兩人觸碰,靈氣出體,陸寒以靈氣為肢體的延伸,輕輕鉆進李妙妃的手臂,“撓”了她一下。

李妙妃就像是觸電一樣渾身亂抖了好幾秒。

“這是天分?”李妙妃一臉疑惑。

“當然。”陸寒笑道,“你以為靈氣是誰都能感受到的?”

李妙妃眨眨眼,她哪里懂這些。

“人的先天體質有不同,就決定了有人適合修行,有人無法修行。真氣,可以通過辛苦修行武道而感受到,因為那是體內元炁的凝練。只要境界到了,自然而然會有感受。但是靈氣則并非如此。”

“靈氣,有兩種獲得辦法。”

“第一種,凝練真氣,就是……壓縮,精煉,讓真氣產生質的飛躍,變成靈氣。”

“第二種,溝通外部世界,調用天地之間的靈氣為己所用。”

“絕大多數大宗師級別的武道高手,終其一生也無法壓縮凝練真氣轉化為靈氣,也就一輩子困在天人之下的境界。”

“那……我現在什么都不是啊。”李妙妃聽陸寒認真講述修行之道,心湖泛起波瀾。

“這就是傳奇大號帶新手村小號的好處了。”陸寒嘿嘿一笑,“我和你雙修,用靈氣為你洗髓,你本身就對靈氣敏感,天賦很高,再加上給你伐骨洗髓,等于給你拓寬了車道,你修行起來可以事半功倍,速度也會是別人的數倍。”

“那照你這么說,有靈氣的高手都可以用這種方式造高手啊。”李妙妃化身好奇寶寶。

陸寒翻了一個白眼兒,笑道:“你想多了,靈氣拓寬經脈不是沒有上限的,否則人不都被撐爆了!那要多少靈氣去填?”

“那撐爆了……不就死了?豈不是說到了某個層次的高手,就不能提升了。”

“哈哈……”陸寒輕笑道,“這就像水多加面,面多加水一個道理。體內容納不下真氣,就將真氣凝練為靈氣,體內容納不下更多的靈氣,就提升身體的強度和層次……”

“可身體的提升終究有限啊。”

“是啊,所以最終就是天地即我,我即天地。”陸寒眼中閃過神往之色,腦海里師父和肖正奇的空中對碰不停上演。

隨即,他閉上眼睛,瞬間切斷腦海中雜念。

“妙妃,我們開始吧。”

“嗯。”李妙妃的眼神堅定萬分。

陸寒釋放出靈氣,鉆進李妙妃體內,走了九次大周天,李妙妃強忍著靈氣入體的麻癢,努力堅持著,用力咬著嘴唇。

李妙妃苦惱萬分。

這連前戲都不算,她就已經潰不成軍了,如果真的和陸寒合體雙修,她不敢想……

就在她準備敞開心扉,身體真正接納陸寒的前一刻,電話響了。

陸寒很不耐煩得掛斷。

但接著又響起。

再掛斷。

再響起。

“接。”陸寒眉頭微皺。

心血來潮,又一次出現,陸寒快速起了一課,沒有對李妙妃說結果。

李妙妃立刻接通。

消息是——李半山失聯。

李妙妃的興致瞬間消失無蹤,立刻下床穿衣服,陸寒快速掐指一算,面色陰沉下來:“妙妃,我陪你回泉南市。”

“好!”李妙妃暴躁的心立刻平靜了。

告知父母讓他們盡快趕往泉南市,李妙妃又和成瀟瀟等人打了一個招呼,與陸寒肩并肩走出河濱公館一號院。

李妙妃朝自己的座駕跑去,卻被陸寒拉著。

“干嘛?”李妙妃疑惑道。

“最快回去的方式肯定是坐飛機,但是這個點兒確實很難找航班,我背你跑回泉南市。”

“啊?你瘋了?”李妙妃愕然。

“上來吧!”陸寒干脆利索得將李妙妃背在背上,“一邊走,我一邊用靈氣給你洗髓,等到你習慣之后,我們再試試更深層次的交流。”

“好!”李妙妃干脆利索得答應。

“我背著成瀟瀟在泉南市跑了很長一段路,這次我要背著你跑一千公里,所以我還是偏向你的。”陸寒雙手倒背身后,托住李妙妃的臀部,往上推了推。

李妙妃嗔怪得拍了他肩膀:“別亂動。”

“坐穩了,我們先上樓。”陸寒笑道。

“上哪個樓?”

“云城最高的樓!”

“轟!”

陸寒腳踏的地面陡然爆裂,兩人瞬間沖出幾十米。

風,迎面撲來。

李妙妃瞪大眼睛,努力跟隨著陸寒的速度,兩側景物飛快倒退。

陸寒靈氣流轉,將自己和李妙妃變成一個完整的大循環。

只可惜,雙方沒辦法進行生命和諧運動,所以大周天只能是貌似,當第一個“假”大周天完成之后,陸寒腦際轟然一震,讓他驚喜萬分的狀況出現了。

進入靈清境以來一直紋絲不動的修為,竟然漲了一點點。

只有一點點……卻讓陸寒興奮莫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