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靈清之上,是為真如。

但陸寒對真如境,一無所知。

老龍主也絕口不提,似乎讓陸寒自己體會。

但進入靈清境之后,陸寒的修為增長幾乎停滯,和李妙妃的“假”大周天竟然就能帶來增長,如果真得合二為一……那修為增長豈不是更快?

“妙妃,謝謝你。”

激動中的陸寒大喊起來。

“干嘛啊……”李妙妃滿頭霧水,但卻被陸寒爽朗的笑聲感染,她或許做對了一件讓陸寒開心的事,因為李非凡出事而導致的惡劣心情也消失大半,表情變得朗潤起來。

“到了!”陸寒背著李妙妃跑到了云城最高建筑——云城大廈。

“我們為啥要來這里?”

“云城內,我們在建筑物上跳躍會更加省力,起始高度越高,我越省力。”陸寒笑道,“如果以后會飛,我就帶你飛了。”

“人肉飛機,我可不敢坐。”李妙妃繃著臉道。

“轟!”

下一秒,陸寒轟然起跳。

身體筆直上升二十多米,輕輕踩著某一層窗臺的外邊緣借力,繼續往上升。

李妙妃死死抱住陸寒的脖頸,眼神卻忍不住往屋子里飄。

每個人都是有偷窺欲望的。

十五樓的臥室的嬰兒床里,小寶寶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往外望,充滿對新世界的好奇,旁邊的母親困得腦袋一點一點。

二十三樓的客廳內,一年少年正在燈下奮筆疾書,人生大考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半點松懈。

二十八樓的臥室里,一對年輕男女赤裸全身進行著老樹盤根技巧的練習,正在要命之處,李妙妃想起她和陸寒“未竟的事業”,臉紅得扭開頭。

三十六樓的客廳內,一名中年女子正在練瑜伽,體態優美,姿勢夸張,她在盡全力留住即將逝去的韶華。

四十三樓的客廳里,一對接近六旬的夫妻正在看電視,看到精彩處女人搖醒縮在沙發上睡覺的男人,男人不耐煩得翻個身,繼續沉睡。

五十五樓,一名老太太望著供桌上的遺像,呆立不動。

陸寒,終于在五十六層之上的天臺落地。

李妙妃有些癱軟得從他背上下來,迎著夜風甩了甩頭,微涼的空氣鉆進發絲之間的縫隙,滲透到了發根,帶走頭皮蒸發的熱量,讓蒸騰的身體微微冷卻了一些。

“陸寒,剛才……好奇妙。”李妙妃望著燈光璀璨的城區,喃喃道。

“怎么了?”陸寒活動著身體關節,在做最后的熱身。

“就……”李妙妃雙手搖擺了幾下,像是要說點兒掏心窩的話,但思考半天,最后無奈一笑,“就像是,我看到了人完整的一生。”

“算了,你應該沒看到。”李妙妃發現陸寒正在認真拉伸筋骨,也就沒了談興。

“陸寒,我們倆會像普通夫妻一樣走到最后么?”

李妙妃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咕噥著。

“不會!”

陸寒的聲音被風送了過來。

李妙妃身體一僵,愣怔望著陸寒。

后者咧嘴一笑:“我們會像神仙一樣,越來越厲害,說不定可以長生不死呢。”

李妙妃一愣,苦笑點頭。

總不能在這個時候再和陸寒唱反調。

長生?

她么?

怎么可能?

那都是傳說罷了。

“妙妃,生老病死,誰都躲不過去。”陸寒忽然嚴肅起來,“剛才一路跳上來,你能有這么多感慨,應該也會想明白我說的話。”

“陸寒,你什么意思?”

“我是說,如果你爺爺出了什么意外,你要撐住。”

“啊……”李妙妃愕然,之后瘋了一樣抓住陸寒,“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卦相很兇。”陸寒如實道。

“所以,你帶著我爬樓就是為了讓我看到人生百態么?”李妙妃的眼淚涌了出來。

陸寒沉默,半蹲,做出等待李妙妃爬上來的樣子。

半分鐘后,天臺邊緣,李妙妃摟著陸寒脖頸,微微發抖:“就……這么跳下去?”

“對,一直在樓頂彈跳,速度比走路快。”陸寒道,“等出了城區我們就沿著主干道跑。保證天不亮就能回到泉南市。我畢竟暫時代理云城城守,這邊我也必須坐鎮!”

“嗯,跳吧。”李妙妃用力點點頭,兩條腿緊緊箍住陸寒的腰。

腳下一輕,耳邊風聲呼嘯,樓頂在視野里霍然拉遠,她已經和陸寒跳上天空。這一剎那,云城萬家燈火盡在眼底,心中豪情頓生,外加些許恐懼,李妙妃高聲尖叫起來。

陸寒也跟著大呼小叫起來,似乎有滿腔的郁悶要一吐為快。

“陸寒!”風中是李妙妃的大吼。

“干嘛?”陸寒大吼回應。

“我喜歡你!”李妙妃眼淚被風吹散。

“為什么現在對我說這個?”

“我怕,意外會來,我沒有機會!”李妙妃大喊打掃。

……

泉南市,李氏宗族莊園主廳,一片愁云慘霧。

宗族內人人紅著眼眶,同時咬牙切齒。

李洪山老爺子雙眼含淚,同時看著被打傷得家族成員,怒不可遏。

下午李氏宗族得到消息,說李半山在遛彎的時候和幾個年輕人發生沖突,受傷了。

李洪山立刻派人趕到現場。

李半山年事已高,就怕他出事。

尤其是,陸寒整合六壬宗族后,李半山和李妙妃幾乎是唯二在陸寒面前能說的上話的李家人,于公于私,李半山出了事,李家如何向陸寒李妙妃夫婦交代?

李氏宗族的人員趕到現場后卻被告知,李半山因為傷勢比較重被送到醫院。

于是,李家人又趕到醫院,又被告知,老爺子半路被轉送到一家很牛逼的私人醫院。

事情到這一步,誰都能嗅出不尋常的味道。

李家人又直奔私人醫院,卻被門衛攔下,說是醫院重地,不能證明李半山被送來就不能放他們進去探望。

李家人急瘋了,只能跟請李洪山幫忙。

但這家醫院背景相當牛逼,據說幕后的大老板是京城的大人物。

李家的人脈夠不著院方。

李洪山多了一個心眼兒,直接讓人打電話給李妙妃,就是防備不可控的情況出現。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