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聯賽完成衛冕之后,拜仁慕尼黑在德國杯決賽中干脆利落地擊敗萊比錫紅牛拿到國內雙冠王!

  一支強勢鼎盛的球隊便是會讓國內本土的競爭對手感到絕望。

  按部就班繼續備戰。

  全隊狀態調整到位。

  在出征阿姆斯特丹之前,拜仁慕尼黑賽前新聞發布會上,納格爾斯曼被問及郝強是否會首發登場時,他表情古怪。

  “他當然會登場,首發,絕對。

  你的問題讓我感到困惑,難道是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他有突發傷病嗎?

  應該沒有吧?

  你讓我突然變得緊張了。”

  確實,郝強什么情況都沒有。

  但是歐洲媒體都在聚焦拜仁慕尼黑是否會在關鍵時刻完成正式的更新換代。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郝強在拜仁慕尼黑失去主力地位之后,他必然會正式告別歐洲足壇。

  因為沒有球隊會以40歲的他來扮演核心角色。

  當然,小球隊除外。

  可郝強也肯定不會去的。

  來自艦隊街的記者問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如果拜仁慕尼黑在歐冠決賽中輸給了曼城,你是否會后悔讓郝強首發的決定?”

  納格爾斯曼頓時暴怒!

  “你們是真的一點兒都不懂什么叫做尊重,是吧?

  你們可以因為他的年齡而在過去幾年屢屢質疑他對團隊的重要性以及價值。

  我也不會說他過去贏得了多少次歐冠。

  就談當下。

  歐洲五大聯賽比他進球多的前鋒,不超過10個吧?

  比他助攻多的,有嗎?

  如果拜仁慕尼黑贏下了歐冠決賽,不是郝強一個人的功勞。

  而如果我們輸掉了決賽,也絕對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

  艦隊街記者卻不依不饒。

  “這樣的說法似乎并不客觀,去年拜仁慕尼黑贏得歐冠之后,全世界最熱門的新聞卻是郝強創下的新成就,如果今年拜仁慕尼黑再次贏得歐冠,我都能夠想象得到他會再次成為舉世矚目的關注對象。

  可一旦失利之后,他難道不會背負最大的責任嗎?”

  納格爾斯曼氣極反笑。

  “按照你的說法,那曼城如果輸掉了決賽,誰要為失利背負最大的責任?哈蘭德?還是瓜迪奧拉?阿爾瓦雷斯?”

  艦隊街記者頓時語塞。

  納格爾斯曼最后展望比賽對曼城進行了一番恭維。

  曼城那邊。

  執教球隊9年的瓜迪奧拉在賽前其實也不輕松。

  當被德國記者詢問是否會重點封鎖限制郝強的時候,瓜迪奧拉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九年了!

  這也意味著郝強離開曼城有九年了!

  但郝強卻始終宛若一片揮之不去的陰霾籠罩在他的球隊上空。

  或許只有當郝強離開歐洲足壇那一天,這片陰霾才會徹底散去。

  瓜迪奧拉苦笑著搖搖頭。

  “換做以往,我會說這是團隊之間的較量,每一個拜仁慕尼黑的球員都可能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威脅。

  但今天我按照你的思路來回答問題。

  我們傾盡兵力重點封鎖限制了郝強。

  然后呢?

  萊奧不需要盯防嗎?

  拜仁慕尼黑隊內最佳射手穆西亞拉不需要被盯防嗎?

  還有維爾茨呢?

  我們當然會去限制拜仁慕尼黑,但最關鍵的一點是這種限制是先從比賽整體格局出發的,而不是針對某個點來展開。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贏得比賽,卻不是以凍結某一名球員為目標。”

  難為兩位主帥受到媒體的刁難。

  不過郝強作為話題焦點總是歐洲媒體在這種場合無法忽視的存在。

  6月初。

  拜仁慕尼黑與曼城相繼空降阿姆斯特丹。

  本賽季歐冠決賽在阿賈克斯的主場上演。

  比賽日這天到來。

  夜幕下的阿姆斯特丹競技場人聲鼎沸,歡快動感的賽前文藝表演進行了暖場。

  待兩隊首發球員在球員通道中進行出場前最后的準備時,年近40歲的郝強看著曼城的陣容,不禁神情有些恍惚。

  這些年跟曼城交集不多。

  而曼城的陣容也進行了不小的變動。

  他還能打招呼說上話的是當年的太子,如今的絕對主力菲爾-福登。

  至于像哈蘭德,阿爾瓦雷斯這些球員他是一直都不熟。

  他與菲爾-福登賽前握手后沒有寒暄,點頭致意后便準備登場。

  待裁判組領銜兩隊首發球員一同踏上決賽場地時,現場氛圍驟然間被引爆。

  拜仁慕尼黑球迷胸有成竹,情緒亢奮。

  “去年戰皇馬,今年打曼城,我們走的就是封神之路!”

  “看今天穆西亞拉能否一戰跨入超級巨星行列!”

  “真期待瓜迪奧拉能整點兒騷活。”

  曼城球迷則心情有些復雜。

  “穆西亞拉不足以令人擔心,但是...”

  “我們都承認郝皇很偉大,很了不起,但他馬上要40歲了,這樣的郝皇,我們心懷崇敬,可這場歐冠決賽,他不會是主角。”

  “是啊,過去一個賽季,郝皇都不是拜仁慕尼黑的主角,今天只要封死穆西亞拉和萊奧,那么我們至少防線不會有危險。”

  兩隊球員擺開陣勢,待主裁判一聲哨響之后,曼城率先開球。

  巴雷拉與羅德里以及賴斯在中場組織攻勢,拜仁慕尼黑由鋒線發起的反搶立即向他們施壓。

  走邊路試圖沖擊拜仁慕尼黑防線的曼城迅速又開始倒腳轉移。

  但是拜仁慕尼黑逼搶壓力卻讓他們必須冒險輸送威脅球。

  阿爾瓦雷斯右路內切接應成功,從德里赫特外側強行突破后的射門被德里赫特及時封堵出了底線之外。

  拜仁慕尼黑的攻勢則快速流暢地推進到前場。

  郝強往左路跑動接應,在與維爾茨撞墻配合后,他沒有選擇就近輸送直塞找穆西亞拉,而是送出對角線過頂直傳。

  足球墜入禁區右肋地帶,只見萊奧殺到格瓦迪奧爾身后凌空墊射打偏。

  配合過于極限,想要把握住機會也并不容易。

  曼城在前場嘗試打出他們最擅長的傳控,可是拜仁慕尼黑強硬迅速的逼搶卻讓曼城組織環節出現了很大問題。

  比起其他球隊的中場,拜仁慕尼黑中場機動能力更強,而且團隊防守意識優秀。

  加上出眾的聯防逼搶能力。

  恰好對曼城這種需要更耐心組織的打法形成一定針鋒相對的克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