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2009年3月7日。

  葡萄牙,特羅菲。

  “兒子,要不你回來吧?國內有些球隊對你很感興趣,條件待遇也不錯,你考慮考慮。”

  “爸,我想在歐洲這邊再堅持一下。”

  “唉,好吧,記得多給你媽打電話,她想你想得快瘋了,加油!”

  郝強在公寓中剛掛了父親的電話,穿戴整齊準備出門時又接到了來自母親的電話。

  日常噓寒問暖之后。

  “兒子,實話跟你說吧,你爸快撐不住了。”

  “我爸怎么了?得了什么病?”

  郝強聞言大驚失色。

  “不是,你爸,他,這些年生意不景氣,家中每年都是啃老本,他著急啊。

  前年年底看別人炒股都掙了大錢,他也跟風入市,去年一年不但把本全賠了,還借了不少外債。

  昨晚他突然跟我說要離婚,為了讓咱家能保住房子,他欠的賬也不拖累咱們娘倆,他說要去別的地方東山再起,我,我怕他做傻事啊!”

  郝強如遭晴天霹靂。

  印象中一直挺富裕的家,怎么突然玩完了?

  才18歲的豪強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能在電話中安慰母親。

  掛了電話后再給父親打去電話,親爹坦白了一切。

  以前咱家挺富的,現在是挺負的。

  郝強勸誡父親不要做傻事。

  郝國富倒是看得很開。

  “我跟你媽離婚是權宜之計,免得要債的人起訴我連累你們,好歹讓你們有個遮風擋雨的家,我才四十出頭,還沒看你成家立業,我怎么可能尋短見?

  放心吧,你老爹白手起家,現在只是打回原形變成窮光蛋,不過折騰二十多年,有了你媽還有你,總算不是啥也沒落下。”

  “爸,你欠了多少?”

  “不多,一千多萬。”

  “日元?泰銖?”

  “我做夢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

  郝強掛了電話的時候腦袋嗡嗡作響。

  有點兒亂。

  背上背包出門前照例在穿衣鏡之前看了看自己。

  184公分的身高,年輕卻高大威猛的郝強五官端正,留著精神的短發。

  不過現在卻有點兒六神無主。

  出門,離開猶如賓館單人間的小公寓后騎上單車前往特羅菲俱樂部。

  來到特羅菲半年多時間,寧靜樸素的小城市他已經無比熟悉,本身這里也不大,人口也不多。

  郝強腦海中回憶著自己的小小前半生。

  他出生時,父母在中國天海還是個體戶,但等到他幼兒園畢業的時候,父親已經開廠干起了服裝加工。

  家底越來越豐厚。

  父親聯系業務,母親管理人事和財務,對郝強照顧自然就少了,郝強被爺爺奶奶和姥姥姥爺輪流帶,隔代親讓老人們都很寵愛郝強。

  他在上小學前就開始踢足球,起初純娛樂,玩得比同齡人時間更多,加上從小營養充足,身子骨也比同齡人結實,自然就有了優勢。

  有了優勢就更有興趣,因為他能吊打同齡人,有著綠茵小童星的優越感。

  家中長輩都期望他能好好學習,成為一名高材生將來繼承郝國富的事業。

  但八歲那年突然有一天,郝強正常上床睡覺時發現自己閉上雙眼卻在黑暗中看到一個亮光。

  他向那個亮光聚精會神時,也不知道是亮光變大還是視野拉近,一個發光的足球呈現眼前。

  場景很詭異,郝強是閉著雙眼,但他確實看到了發光的足球。

  他睜開雙眼后,一切如常。

  再閉上雙眼,回歸黑暗,亮光在遠處猶在。

  再次聚精會神,亮光放大,發光的足球再次變得清晰。

  仔細端詳,郝強的意識仿佛被吸入那流光溢彩的足球中。

  隨后眼前的場景恍若他靈魂出竅。

  他能看到自己的身體,面前出現好似電腦的可操作窗口。

  幸虧上了小學認了字。

  大部分圖塊是寫著“待解鎖”。

  而他能夠看到的是一個日歷圖標,他點進去后出現了今日簽到的提示。

  點了下當天的日期,一個對號在日期上出現。

  提示出現:簽到成功,獎勵1積分。

  郝強再點其他的日期,沒有反應。

  點了返回界面后,主界面除了日歷之外就只有右上角的積分出現了變化。

  積分:1.

  其他的任何區域無論怎么操作都沒有反應。

  郝強最終在不斷嘗試中睡著了。

  第二天他跟家人說起這件事,家中所有人都說他踢球入魔了!

  郝強自己再閉上雙眼時,他仍然能夠發現那個亮光,按照之前的操作來一遍,又進入了那個奇異空間內。

  能夠操作的還是只有日歷里面的簽到。

  再次簽到,獎勵1積分。

  郝強做了很多實驗。

  他發現自己意識在那片空間時,外界時間并沒有流逝。

  但這個空間究竟有什么用處,他一直都不清楚。

  只能根據表面線索來推斷。

  既然是發光的足球,應該是跟足球有關的吧!

  于是他賭上了自己的人生。

  八歲之前是玩球,八歲之后是全力以赴去練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