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齊子恒主動說道:“我的情況,中間人應該都跟你說清楚了吧?要你還有什么疑問,你都可以問。”

  項林還真有疑惑,她問道:“我姑姑說,你是三個多月前離婚的,這么快你就能投入下一段感情嗎?”

  項林問得有些犀利。不過這也是她發自內心的問題。畢竟當年,她可是花了三年時間才走出來。同時也落下后遺癥,那就是不相信男人了。

  齊子恒沉默了下說道:“人不可能永遠陷入在過去,特別還是一段不堪的過往。我要一蹶不振,傷的是愛我的人。”

  想了下,他說了下家里的情況:“因為是因為不光彩的事離的婚,我爸被氣得中風住了一個多月院;我媽那段時間也是擔心得吃不下睡不著。就算為了他們,我也得振作起來。”

  項林是知道他離婚的原因,這個理由也說服了她:“那你想要的妻子是什么樣的?”

  “孝順、顧家。”

  項林故意說道:“那我不符合你的要求。我不會做飯,到現在為止只會煮個面。”

  齊子恒笑著道:“我說的顧家,是照顧家里人。不是說要你洗衣做飯搞衛生,這些活請阿姨就行了。”

  項林皺著眉頭說道:“照顧家庭應該是兩個人的事情,你不能推脫給老婆一個人。”

  齊子恒點頭道:“這個當然,我在家肯定我來照顧了。只是我工作忙時常要出差,所以只能勞累妻子多照看一些。”

  “你工資會上交嗎?我小姑說,你年薪有兩百多萬。”

  齊子恒點頭道:“到手兩百四十萬左右,若是老婆懂理財那上交也可以,若是不懂理每個月拿一部分出來家用,剩下的拿去理財。不過資金的動向,我月底都會告訴她。”

  項林又問了最后一個問題:“你說要孝順父母?那是不是意味著,婚后要跟公婆一起住?”

  齊子恒說道:“這個要看是兩人否合得來。要是婆媳合得來那就住一起;要合不來就在小區另買過個房子,這樣方便照顧。”

  項林對他的回答很滿意,想要進一步了解下。沒辦法,父母催婚,讓她頭大如牛。

  齊子恒覺得項林很有氣質,加上鮑憶秋對她滿意,也很上心。

  接觸了幾次,項林發現齊子恒會做飯性格也穩定,碰到事情也是先征詢她的意見,而不是自己決定后讓她被動接受。很快,兩個人就確定了關系。

  相處了半年,她在父母的催促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了。

  一領證,齊子恒就在她單位附近的樓盤買了套大平層,寫的是兩個人的名字。雖然她也有套小公寓,但看他這么做還是很高興。

  結婚以后齊子恒發現項林有晨跑的習慣,他也跟著一起跑,開始跑不遠慢慢的也跟上了。而且除必要應酬或者出差,他下班就回家。知道她喜歡花但總養不活就買了書跟種子工具,然后向朋友討教經驗,養胎很快都是各種盆栽。

  看他這么貼心,項林也敞開心扉接納了他,很快就懷孕了。

  鮑憶秋接到齊子恒的電話高興得不行:“你說什么?林林懷孕了?多久了?”

  齊子恒眉開眼笑地說道:“我今日陪林林去醫院檢查,四周辦。”

  “有沒有反應啊?”

  “就是愛睡覺。媽,我先不跟你說了,我給爸打個電話告訴他這一喜訊。”

  鮑憶秋沒想到的是,過幾日齊鴻竟然找到了自己,將一個袋子給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